冰糖禾

成长混沌焦灼,生活难捱刻薄,而你是一团慌乱里的一颗止痛药。

【楼诚】童话镇

狗血预警


“大哥,我要听故事。”

明诚往柔软的床上一躺,自从他十岁来到明楼身边,没有一天不是听着明楼的故事入睡的。

“你都多大了还要听?”

“我这次要听童话。”

明诚不理会明楼毫无怒意的责备,他知道他的大哥从来没有拒绝过他。

“好好好……”

明楼把明诚搂进了自己怀里。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座童话镇。

童话镇里没有童话,却有的是即将创作童话的人。

童话镇很小很小,在小镇唯一的广场中心,立着一棵童话树。

每当有新的童话产生,童话树上便会落下一颗童话果,砸中创造了童话的人。

这些人会带着这果子离开童话镇,于是童话镇总是没有童话。

 

没有爱的童话是假童话。

童话里总会有一位王子和一位公主。

那么两位王子可以吗?

 

“当然可以!”

明诚半睡半醒地喊了声。

“大哥和阿诚都是王子。”

明诚悄没声咕噜了一句,明楼没听清楚。

明楼轻轻捏了几下明诚的脸,继续讲他的,不,他们的童话。

 

明楼是童话镇镇长的儿子。

幼年丧母的他,很少能感受到妈妈那种细腻轻柔的爱。

小的时候,若是明楼撒野子不听话,本来很是和蔼的父亲便立马在他身上落下几个巴掌,打的他也是怕了。

刚刚满十八岁,镇里的居民全都明白这未来镇长的位子明楼是势在必得,接了他父亲的班,明楼是定会把小镇治理得欣欣向荣的,小到顽皮贪玩的蓬头稚子,大到德高望重的九旬老人,都晓得他的名声。

隔壁邻居家未成年的女孩子,天天都趴在自家阁楼的天窗旁,望着这个英俊成熟的青年蹬着单车路过,明楼是每个少女梦中的白马王子,他自己也知道这一点。每次当某个女孩鼓足了勇气向他搭讪时,他总是比一个一字笑,对于女孩每一句自认为很有亮点的话平淡地恩着,他瞧不上那些娇羞得脸红的女孩,除了一个。

汪曼春从小与明楼一起长大,门当户对,够得上青梅竹马的资格。

实际上,汪曼春爱他,并且只爱他一个。

明楼说不出自己对汪曼春的感觉。

他的心不属于任何人。

 

但感情就像奔涌的潮水,只是一味地闸在心里,总有一天,是会决堤的。

 

那是一个下着小雨的夜晚,明楼清楚地记着。

他刚刚打完篮球准备回家。

真是不巧,偏偏这个时候飘雨。

明楼小跑起来,曼春这个时候一定在他家里为他准备晚餐,还得叫她为自己担心一番。

雨润泽了小镇的柏油路,给整个童话镇蒙上一层薄幕,有点童话的梦幻味道。

不知怎么地,明楼忽然就坐在了地上,是走了神还是……撞到个孩子?

怀里是个漂亮的小男孩。

眨巴着大大的眼睛楚楚可怜地看着自己,那双漂亮的眸子里倒映出点点星光。

有点喜欢。

 

又不知怎么地,明楼没有把那个孩子送到警察局,直接抱回了家。

让他醒过神来的还是汪曼春的问话,“哥,这孩子哪来的?”

“哦…街上看到的,还下着雨,看他怪可怜的就领回家了。”

“是啊,下了雨,你还没带伞,赶快换身衣服,别冻坏了。换完来吃饭吧。”

 

明楼并没有听汪曼春的话,他拿了一条毛巾,擦了擦小男孩的头,受惊的孩子总算平静下来。

“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为什么一个人走在街上,你这样会让你的爸爸妈妈很着急的。”明楼突然想起还没有问他的来历。

小男孩的眼眶湿润了,面颊上淌着水,不知是没有擦干净的雨还是眼泪。

“我叫明诚,刚满十岁……我没有爸爸妈妈。”

明楼心底有种同病相怜的爱油然而生。

“如果你允许,我可以认你作大哥吗?我没有亲人。”

有点哭腔的稚嫩的声音像把小刀子,磨得明楼的心直滴血。

“哥啊,你打算送这个孩子去警察局吗?”

“不,我不会的,小阿诚的大哥是不会不管阿诚的。”明楼伸手揩干了明诚脸上的泪,低声对着他承诺。

明诚用小手握紧了明楼的大手。

“不,曼春,这孩子是个孤儿,送去警察局不免又要被送到孤儿院去受罪,我权且先让他留住在家里吧。”

哥素来是好心肠,连汪曼春也管不了他。

 

明诚就这样住进了明楼的家。

明楼教明诚读书、写字,教他琴棋书画,教他以正确的态度看世界。明楼冰冰冷冷的心似是又暖和起来,明诚就好像一束火炬,点亮了他的心房,连那棵许久都没有结过果子的童话树都似乎要开出花来。

一恍就是十二年。

明楼已到而立之年,汪曼春陪着他,一直都没有嫁人。

可是明楼心中那点对汪曼春的不确定已经全部消逝了。

明诚早已长成翩翩少年,还是像小时候那样好看。

明楼喜欢听明诚用那最好听的声音晨读,明楼喜欢看明诚用那最美的手弹钢琴,明楼喜欢欣赏明诚最棒的画作——《家园》。

那幅画是明诚执笔,明楼指点完成的,明楼想和明诚一起无牵无挂地住进画里的那间小屋。

总之,明楼喜欢明诚的一切。

除了不能迎娶他。

 

明楼的父亲苦口婆心地劝说他,“明楼,你看看曼春那姑娘,性格好,模样好,还多才多艺……你什么时候能结婚生子让我抱上孙子啊?”

“父亲,曼春很好,但我不喜欢她。”

“那你喜欢谁?跟我说说,我给你评定评定。”

“他…他不是个女孩子。”

父亲被惊了一跳,“你说什么?”

“他是……”

“啪”,父亲一个巴掌打在明楼脸上,“你这小子,不学好!你整天脑子里在想什么!”

“父亲……”

“你给我滚,滚!滚出这个镇子永远不要回来!你没脸见我。”

明楼咽了口气,回房间收拾了些东西,看到明诚坐在床沿上荡着腿,“大哥你要去哪?我跟你走。”

明楼看着明诚询问的眼神,勉勉强强笑了几下,“有你就好。大哥带你去旅行。”

明诚牵起了明楼的手,乖乖跟他走了。

 

童话镇之所以叫童话镇,还是有些童话里的东西的。

若是童话镇里的人没有得到童话果就贸然出镇,他们会迷失在镇外的丛林里,不幸运的人甚至会遇上恶龙,不少人因为这命丧黄泉。

 

明楼就是这样一个幸运而又不幸运的人。

他幸运的是遇上了自己命中注定的那一个人,不幸运的是……

那天在一片较为平整的土地上扎了营,明诚头一沾枕头就着了,明楼却合不拢眼。

自己为了一个无家可归的人和父亲闹掰,还被逐出家门,这值得吗?

明诚在睡梦中喃喃呼了几声大哥,手轻轻地握住了明楼的衣角。

明楼轻轻持着明诚的手,在上面印上一个吻。

没有什么值与不值。

他只知道,

他爱他。

这就足够了。

 

树丛中树叶的窸窣声传入他的耳畔。

有龙。

他轻轻把牵着衣角的那只手放回到明诚身边,用唇轻轻触了下明诚的脸,左手拿起匕首,右手拿起手枪,冲了出去。

 

一阵子后,明诚被帐篷外的争斗声吵醒了。他忙提了把长剑,冲向声音的发源地。

明楼被龙逼在死角,用手捂着自己负伤的胳膊,脑门上冒着汗,眉眼因为疼痛而挤着扭在一起。

“大哥!”

“走!”

“不!”

明诚挥起剑砍向龙,龙在他的剑下闪起了白光,忽而幻化成碎片落尽。

阳光照进常年黑暗的丛林里,照亮了两人的脸。

 

明诚扔下了长剑,“大哥,你在骗我。你根本不是出来旅游是不是?你的父亲把你逐出了家门是不是?你受这一切危险都是因为我是不是!”

“阿诚……你听我说。”明楼抓着明诚的腕子。

“大哥,不必说。我能感觉到你。我想说的是,不论我们有没有童话果,我的心都永远在这里,属于你。”

明诚张开手臂,像是在要求一个赔罪的拥抱。

明楼也,就这样,吻上了明诚。

直吻到天昏地老。

 

童话结束了。

 

明楼看了眼怀里早已安然入睡的少年,宠溺地轻叹了一口气,伸手捋了捋明诚的头发,明诚平稳的鼻息扑在明楼的胸膛上,暖着他的心。

对于他,明诚永远是那个雨夜跌倒在他怀里的漂亮的小男孩。

明诚总是不能支撑到故事讲完便坠入梦想,醒来又忘记,又央求着明楼给他讲童话。

虽然明楼只有那一个童话。

但给明诚,讲一千遍一万遍都值得。

明楼低头轻轻在明诚的额角印下一道吻痕,熄了床头灯,也阖上了眼眸。

黑暗中,明诚的嘴角扬了扬。

 

FIN

评论(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