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糖禾

成长混沌焦灼,生活难捱刻薄,而你是一团慌乱里的一颗止痛药。

【楼诚】 [明诚视角] 绳结1

视角楼诚现代梗AU


富家集团老总×孤儿院老成少年


第一次写望大神轻喷我的文笔与情节


求小红心求评论w




楔子


阳光的脉络交织成一张密匝匝的网,罩在熟睡的明诚身上,抚过他的每一寸肌肤,擦亮了他微微颤动着的睫毛,睡意朦胧中似乎有只温暖的手爱抚着他,腕子上佩戴着的赤色绳结摩挲着他的脸颊,痒痒的。“大哥……”声音如同游丝般从他唇齿间吐露,迎面而来的是两片温润的嘴唇,明楼厚重的鼻息扑在明诚的脸上,伴着绳结的清香一起消散在他的心间。



年年烟火满京华。


明诚蹲在孤巷的阴影里,兀自守候着独属于自己的黑暗,嘴里衔着根小卖店淘来的中南海,嘶嘶地喷吐着惆怅的雾霭。掐指算算,如今该是十八岁,然而当年那个天真的少年,早已迷失在远方的暗夜,从他端庄方正却也稚气未脱的脸上,只可拾得半个破碎的灵魂。


夜空中火树银花盛放,午夜的钟声响彻云霄,但,纵是这无边的欢愉,却也驱不走命运的阴霾。


那些烟火的主人,大概都有家吧?明诚没有家。在他刚刚睁眼看世界的时候,冷冰冰的孤儿院就刻写进他的记忆,人性的丑恶将他刺的体无完肤,他只能系上早熟的斗篷,护住自己伤痕累累的身躯,用对所有人的敌意以保住自己的性命,一双黑漆漆的眼眸中早已不再有少年的天真。


蓦地,两束刺眼的车灯撕开黑夜的帐幕,将明诚的唯一财产掠夺。一辆保时捷呼啸而来,明诚掐灭了烟头,只见车门开处,走下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锐利的眼神从黑色墨镜背后直勾勾地盯着明诚。


“你就是明诚吧?”


明诚一怔,过往的烟云在他眼前缓缓消散开来。


腊月二十三夜,西单大街。明诚为谋生计,赶着小年把手头一点年货办完,在街边点起一盏昏黄的灯,摆起小摊。不知为何,他秀口一吐,便可轻易勾住客人的心,轻轻松松解决了一摊子货,正欲起身离开,忽见得出了名的赖老三缠着一个衣着朴素的中年人硬要卖货。


“这位大哥,这样做生意可就没有意思了吧?”


“你是打哪儿来的龟孙子?今儿个我赖爷的货是卖定了!”赖老三轻蔑的一哼,倒是头一次有人敢管他老爷子的事儿。


“我最受不住的就是蛮横无理的人。”明诚三两步赶上前去,抬起手肘使劲一怼,揍得赖三眼前金星乱飞,热血瞬间逆流,“诶你这王八蛋他妈的敢打我?”迎面唬来一张肉掌,明诚微微低头一躲,抬脚猛劲一蹬,将赖三踹翻在地,再挥拳“噗”一打,赖三早已是脸面紫黑,不省人事乎。


“先生,快走吧,别再被这家伙缠上。”


“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帮我?”


“我说过,我最受不住的就是蛮横无理的人。我是明诚。”


那张陌生而又熟悉的脸孔飘在空中,叠在眼前的中年人脸上。


“你跟踪我?”明诚立起身,向后倒退几步站定,警觉地瞪着中年人。


“年轻人,你想知道你的身世吗?”中年人不回应明诚的问题,默默从公文包中取出一张翻折过多次的旧照,“认识这个人吗?”


明诚愣愣地望着相片里那张英俊的脸孔,却琢磨不出那人的名字。


“明氏集团总经理明楼,他的父亲为了与你的父母争夺股份,抢占资金,将他们陷害致死,把你完整的家搅得支离破碎。现在老儿死了,遗留下来三盏不省油的灯,贪婪地馋食着本属于你的产业,你们两家之间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现在明家又想向我的公司伸来魔爪,我需要你潜入其中,与我里应外合端掉这恶魔的巢穴,我们正是各取所需。”


“我凭什么相信你?”


“想来我欠你一个人情,我除了给予你真诚的帮助外,别无他报。明诚,我敬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什么是正确的选择吧?”中年人露出一道真诚的微笑,“请。”


明诚的意识渐渐被冰冷无情的仇恨感所麻痹,复仇的绳结此刻将他和那不知名的明楼紧紧拴在一起,他缓缓迈开步子,跨进中年人的车厢,也跨进黑暗。




tbc




各位不要心急w


下一章楼诚就会相遇了


另外明楼视角马上会有的 @雨前龙井 

评论(8)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