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糖禾

成长混沌焦灼,生活难捱刻薄,而你是一团慌乱里的一颗止痛药。

【楼诚】我需要你

ummmm北京卷太难写了,于是换成了上海卷凑个数?还是算我的旗子没倒吧?

(这里是正在复健中的某名一百零八线小写手


以下:

油布雨伞抵挡着滴下来的雨点,他小心地穿行在夏夜笼罩的上海城里,空气微微发凉。每到这个时候,他总会想起,远方的他。

他对他的感情,就像要求一杯冬日里的热牛奶一样,可以算为一种日常的、再平常不过的感情,又像是一泉甘甜的清水,在陈年的罐头里放久了,就酿出了静静流淌着的酒香。

 

“我想你了”

 

在伏龙芝的日子里,明诚习惯了格斗与解码交织的复杂生活,练就了八面玲珑的本领,良好的形象为他赢得了不少女同学的情书,他却偷偷在夜里随意抽出了一封,看也没看,就展平了翻到背面。

离开家,离开大哥已经半年了。他还没有写一封信回去。

先不顾大姐了,尽管她可能打爆教务处的电话。他这样想着,拿起大哥送给他作生日礼物的那支钢笔。可如果这种名为思念的情绪积压久了,才真的会爆发。

 

在邮局工作的邻居忽然告诉明楼,有一封给他的跨国信件。

在看到那个熟悉字迹的一瞬,许多事情猛地冲撞开他的心扉。那是仅为他和他熟知的字体,是他教给他,直到他练习得与他别无二样为止的劲节的字。

也是,自从自己接到组织命令调来巴黎活动,也已经半年了。

一直想询问明诚是否还好,他已在信里答复,所有的一切都很好,只是……只是缺少了什么,大概就是大哥你的陪伴吧。

小阿诚长大了呀,把所有的练习项目都掌握了。还有一群小女孩子轮番递着表白的信件,也需要大哥做主呢。

字迹布满了整张纸面,每一句话都仿佛想拉着明楼跨越两片大陆之隔,回到明诚身边。

弟弟以一句大哥总想说却从来也没有说出口的话结尾。

“我想你了。”

 

明楼停顿了几秒,做了一个决定。

他不可能再软弱了。

 

“可以帮我......吗”

 

肩上被轻轻按了一下之后,明诚转过头,圆圆的眼睛忽然间愉悦起来。

“大哥?!看你的回信上说你过一段时间来看我,没想到你这就来了?”

他握住了他的手。

“你说你成长了?我看你还像个孩子似的。”

他更紧地握住了他。

“看看,你这都快毕业了,准备好跟我回上海接受挑战了吗?”

“没……没,我……做大哥身边的小秘书就好。实在不行,大哥你可以帮我……吗?”

 

明楼不答。

 

他感觉内心的那种感觉越发呼之欲出了。

 

明楼拉着明诚的手,拎着小小的行李包,坐上了去往上海的火车,卧铺,两人一间。

“阿诚。你知道吗?你知道这一切吗?

“我必须告诉你这一切了。我不允许我自己软弱了。

“我想你做的,比身边的秘书还要多。

“我要你做我的星辰大海,做我的比翼连理,做我的……”

“嘘。不要说,我知道。”

“所以……你愿意帮我……吗?”

“愿意。”

 

他们就着狭小拥挤的车厢,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纯情的告白,丢弃表面的一切,只留下两颗炙热的心。

 

“我需要你”

“雨停了。”

明诚回头,看到自己思想中的那人就站在灯火阑珊处。

“大哥。”

“想什么呢?”

“想你了。”

明楼近前,偷偷在明诚额上印下一个吻。

雨伞轻轻地落在了雨痕未干的地面。

“我需要你,就像吸毒者需要海洛因这种毒品一样,无法自拔。总之……

“我需要你。”

“我也希望……被你需要。”

“路漫漫,我希望我们一起走。”

“好啊。”



FIN

-------------------

另,感谢某机智给我提供换卷的宝贵建议(虽然她可能看不到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