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糖禾

成长混沌焦灼,生活难捱刻薄,而你是一团慌乱里的一颗止痛药。

【楼诚】竹马和竹马

明诚二十年以前就认识明楼了。

他,是缩在房屋角落里那个瘦小的男孩,他,是为男孩揭开黑暗的……大哥。明楼只准明诚这么称呼他。

他给他名字。他给他家。他给他信仰。他给他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包括自己。

 

明诚就这样入了明家的门,喝明家的水,吃明家的饭,睡,明家的床。少年老成的明楼在家里置办了些玩具,放学回家没事就陪明诚玩。其中明诚最喜欢的,是一匹竹打的马。

“阿诚,你这么喜欢竹马,不如我做一匹,永远陪在你身边,这样好吗?”

“那样我也做一匹竹马,为了让你不孤独。”

“竹马拥有了彼此,不会孤独的。”明楼紧抱住明诚,比出一个一字笑。

“我们是一根竹子长成的。”年幼的明诚忽然也懵懂地笑了。“我要你跟我拉钩,竹马永不背离竹马。”

明楼被孩子突然间的严肃惊到了,伸出手,恍惚间没听到明诚小声地发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后来,到了战时。

因为任务调配,竹马和竹马被迫分离了。

明楼走在北方寒夜的路上,颤抖着哈出一阵阵白雾,雾气呼出来随后又迅速被冰冷的气温封冻住,封锁住他的嘴。莫斯科的冬天真是糟糕极了。

嘴又张开了。

“阿诚?”

两双脚在被混乱地踩出数个脚印的雪地上交织。灯火阑珊。

 

酒吧是各类人等鱼龙混杂的场所,却往往也是交易商谈的好地方。

明诚拆卸下厚重的围巾,朝明楼露出一个微笑,“大哥,我们又见面了。”

“真希望,下一次再见面,是在家里,真正的家里。”

“任何地方,有你便有温暖,有你便是家。光嘛,它就在那里,总有一天会照射到我们的。”明诚端起一杯烈酒,抿了一口。“伏特加是冬天最好的依靠。”

“你是我冬天最好的依靠。”

“那夏天呢?”

“夏天?明年的夏天你一定会回到我身边的。”明楼摩挲了几下明诚的手,暗暗在他手心里塞了个小玩意,紧接着举起酒杯,“毒蛇敬竹马。”

“青瓷敬竹马。”

 

抗战胜利。

竹马和竹马却丢失了彼此。

明楼熬红了眼。他已经三个月没有与明诚通过讯息。报纸上报道死难的烈士。

他的指间划过,他的,名字。

“夏天来了,你呢?你在哪?你……不会……”

在战场上奋勇杀敌的汉子失了神,泪水模糊了眼。他杀人从不眨眼。

“还记得我们的约誓吗?”

明楼猛地一抬眼,他的声音,他的身体,他的脸……

热情相拥。

“我记得。我记得竹马永不背离竹马。”

 

落雪了。窗外的一切都蒙上了雪白的一层。

夜幕降临,几声特别放送的赞歌洒落在耳际,明诚点亮了灯烛,明楼望着窗外,放下了手中的刀叉,眼神里映上夜的光影,炙热的。

“感恩节了。”

“是啊。”

明楼合十了双手,顿了顿,说:“竹马和竹马终于坐在了同一张坐席上。

“我要感谢你。你让我成为了我。”

“我也要感谢你。你让我找到了我。”

他们在灯火昏黄处碰杯,眼里的余烬,却像星辰,燃在夜的眉梢。

“敬爱情。”

“敬你我。”

“敬竹马和竹马。”

 


啵。



 

FIN

----------------------------------------------

迟到的感恩节祝福?

评论(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