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糖禾

成长混沌焦灼,生活难捱刻薄,而你是一团慌乱里的一颗止痛药。

【凌李】糖果售卖机

家门口的糖果售卖机,锁着李熏然所有的甜蜜。

小时候,他和她拉着手,他把水果糖送给她,金黄色的甜;长大后,他和他牵着手,他衔一块牛奶糖送到他口中,粉红色的甜。

 

每一张糖纸里都包裹着一种萦绕在凌远和李熏然舌尖和心头的甜蜜。

 

 

初识,一颗甜腻腻的香甜果汁软糖。

 

追捕罪犯被砍伤了手臂的李副队,被简瑶拖到第一医院,凌远抬起头第一眼看到的,不是着急得团团转的漂亮小姑娘,却是被小护士团团围住,不知所措的卷毛小哥哥。凌远板着脸,吓退了没见过世面的小护士,走到处,人流自动分开,李熏然抬眼,他的眼睛对上了他的眼睛。

“你好,我是凌远。”一只手悬在空中。

“我叫李熏然。”李熏然用没有负伤的那只手轻轻握了握凌远的手。

 

凌远给李熏然带了一包医院门口糖果售卖机里买的果汁软糖,“嚼着这糖,消毒包扎的时候就不会那么疼了。”

李熏然用小嘴含住一块,瞧着凌远给他包扎,冰凉的酒精棉擦过皮肤,糖的甜蜜在嘴里化开,伤口不疼,分明是温柔的甜。

 

 

缘定,一颗直袭心底的薄荷糖。

 

李熏然千不该万不该去救落水的路人,不是职分问题,而是生命问题。

脚像灌了铅似的,笔直地向湖底沉没。

 

凌远赶到时,李熏然已经浑身湿漉漉的,失去意识地躺在湖边,平时英勇追捕罪嫌犯的刑警小伙此刻束手无策。

凌远想都没想立刻给李熏然做心位复苏。直到,凌远的唇贴上了李熏然的唇,他才意识到了点什么。

李熏然舌尖上似乎还残留着那颗果汁软糖的味道。

 

哗啦一口水喷了出来,没有冲散两人,却反而将两人粘合地更加紧密。

李熏然眨了眨眼望着凌远,他的眸子里映出来的不只是他,还有甜蜜的光影。

 

凌远起身,递给李熏然一颗原谅色的薄荷糖。

李熏然舔了舔嘴里的糖,清凉的甜味冲撞开他的心扉。

 

 

夜,一颗诱惑后沉醉的酒心巧克力。

 

没什么事情比青梅竹马被别的男人拆散更加伤心。

李熏然早已料到了结局,泪水却不争气地像开了闸似的从眼眶里洒出来。

 

他醉了,独自徘徊在暗夜里,路过一盏盏昏黄的路灯,手里晃着一个啤酒瓶,泪晕开在他的脸上和身上,直到他撞见了他。

“别哭,有我。”

李熏然把头埋进了凌远怀里,感受着他温暖的心跳。

凌远叼着一块酒心巧克力喂进了李熏然的嘴。

 

他们嘴触着嘴,舌碰着舌,分享同一种禁欲的甜蜜。

 

恍惚中回到了家,谁也没记起去打开顶灯,谁也没记起去阖上窗帘,夜填塞了他与他之间的空隙。

他把他那一点点狭小的空间全部留给了他,他的味道沾满了他的全身,洒满了他的小床,是糖的醇香。

肌肤摩挲着,唇齿间舔舐着,两双手十指相扣。

他不安地搂紧了他,“我好怕你也会离去。”

他抚慰地浅吻他的额角,“我爱你。”

我也爱你。

 

光照进来,李熏然躺在凌远怀里,阖着眼。

 

李熏然此后的时间,就全是凌远的了。

 

他带着糖的香甜,住进了他的心;他吮着他的味道,投入了他的怀抱。

 

糖果售卖机里数不清的糖最终都浓缩为一颗会变幻颜色的魔鬼糖,紧攥在凌远和李熏然牵起来的手里。


 

FIN

------------------------------

七夕节凌李的糖望喜欢!

祝各位小仙女七夕快乐!

笔芯!

评论(2)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