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糖禾

成长混沌焦灼,生活难捱刻薄,而你是一团慌乱里的一颗止痛药。

【楼诚】Je t'aime

给 @有人@我 的迟到的生贺,小甜饼一张



------------甜甜的分割线------------



“诚弟启:

Je t'aime

剩下两行

都是废话”

 

明诚弯折了几下信角的“爱你的楼”四字,娇嗔了几下先生这把年纪还玩这种三行情书,却掩饰不住嘴角的翘度。

上海的天空又阴云密布起来,明诚趴在窗边享着凉丝丝的雨,留声机放着舒伯特的小夜曲,将明诚拽进巴黎的往事里。

 

信上的字,还是大哥教给他的呢。

 

巴黎的天总是被云雾打点上灰暗的色调,淅淅沥沥地洒着毛毛细雨,湿湿的,温温的,剪不断,理还乱。

明诚却很喜欢雨中的巴黎。

因为下雨天明楼大哥总会更细心地给他整理好牛津布的雨衣,热好新鲜的牛奶和面包塞到他的手里,在他头顶上撑着一把黑色洋伞一路嘱咐着他要小心。这让明诚感觉心里暖暖的。

 

印象里的大哥总是穿着一件干净的白衬衫,温暖地向他笑着,眼里闪着光。

每天早晨,坐在大哥自行车的后座上,明诚总会轻轻地靠在大哥宽厚的背脊上,啃着那份最美味的牛角面包,手里攥着温热的牛奶,欣赏着巴黎的街景,踩着八点的钟声进入学校,大哥的目光,总是会投在明诚纤瘦的背影上,大哥的自行车,也总是会在下午两点半的时候准时出现在明诚的视线里。

 

十五六岁,是情窦初开的年纪。

明诚看到同桌牵起班里一个女孩子的手偷偷说了句Je t'aime,女孩子就红了脸,笑嘻嘻地跑到一边去了。

 

“大哥,Je t'aime是什么意思?”明诚靠在明楼身上不解地问。

“你自己去翻字典啊。”明楼回过头来,笑容里似是有些许惊异。

“同学们最近总是在说这个,我想肯定有什么重要的意思。”

“嗯。有没有女同学对你说呀。”

“有是有,不过是在这种奇奇怪怪的信件里说的。”明诚举起几封盖着红戳的信函。

“给大哥看看,让我帮你指导指导。”

 

小时候真的是可爱的紧啊。

 

有一段时间,大哥总会对着他的相框不知说些什么,眉宇间透露出来的又是柔情,又是自责。

不过明诚还是跟以前一样,喜欢坐在明楼的自行车后座上荡着腿,倚在明楼身上,大哥的身子还是和以前一样温暖,明诚爱听大哥的心跳,只感觉大哥的心跳好像快了许多。

 

趁着周末,明诚喊明楼陪自己去埃菲尔铁塔上看风景。

巴黎难得的一个晴天,阴云散尽,万里晴空蓝莹莹。

 

靠在围栏上,明楼突然对明诚说,“阿诚,你还想知道Je t'aime的意思吗?”

明诚点了点头,尝着香槟酒望着巴黎城。

“那就是我对你的感觉。”明楼饮下一杯红酒,持起明诚纤长的手。

明诚愣住了,抬起头,他的目光对上了明楼的目光,明楼炙热的眸子里倒映出了整个夜巴黎。

“我是个胆小鬼不是吗?那些小女生还有胆子写情书给你,我,我什么都不敢跟你说。

“阿诚啊,你十岁来到我明家,我当时就下定决心要把这个漂亮的小男孩培养成才,也只有你配跟我肩并肩。

“我喜欢给你做任何事情,给你做饭,送你上学,教你读书,我看到你这个干净,纯洁的男孩变得越来越像我心里的那个模样。

“只是,我不敢跟你说也不能跟你说。”

明楼从衣兜里拿出一个黑色的小盒子,明诚打开一看,是一枚镶着钻石的戒指。

“现在说还来得及吗?”

“大哥,你以为我这颗心是属于谁的?它现在是你的,永远也将是你的。”

 

“PLACE TO KISS”

 

明楼瞅了眼地上画的粉红色桃心,“这你总知道是什么意思了吧?”

“嗯。”

 

然后他们吻了。

在闪着温暖的黄色光辉的埃菲尔铁塔上吻了。

 

巴黎总是一个浪漫的,见证爱情的地方。

 

FIN


评论(17)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