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糖禾

成长混沌焦灼,生活难捱刻薄,而你是一团慌乱里的一颗止痛药。

【蔺靖】售梦阁

蔺靖AU

文灵感来自于银临的《泸沽寻梦》

愿蔺晨和他的景琰在梦里安好


(1)

泸沽湖畔,有廊桥水榭曰售梦阁。

 

山风沥沥,匀散开天边渺渺浮云,剪裁下半抹缥缈色,落进淙淙流水中。

一叶扁舟横过,青衫人船头打橹,袖角新荷拂上绿色。

 

除却面旁白纱,萧景琰松了木橹,透过雾霭,他已依稀可以辨出售梦阁的轮廓。从金陵城一路驾轻舟赶来,孑然划过千万里,梁武帝且作舟中远来客。

小殊的离去,模糊了他的泪眼,理净朝政,解不开他心头一结,国事暂托蒙卿,此番微服出访,行囊不多,只为解脱一惑。


(2)

夜幕散落,火红灯笼点亮,摩梭人家敛了渔船,排起晚宴,欢声与笑语,像圆滚滚的鹅卵石,在泸沽烟水里划开几道微波,激起几朵水花,泛起几道涟漪。白裙红衣的姑娘们,出了闺房,闹个宵夜,玉石桥上,婀娜的身姿来回跳跃,舞动。

篝火熊熊地燃着,吐着炙热的火舌,蔺晨把着酒盏,拂了几拂披散的长发,火光映得泛着醉意的双眼更显出风流。

 

小舟停泊靠岸,萧景琰下了船,脚,刚一沾上这片土地,头一阵疼痛,却是感觉,前世,这江湖我来过。


(3)

“蔺阁主,有客来见。”

“不见。”

“来者说他姓萧,与您是旧相识。”

 

“景琰?”

萧景琰微蹙乌眉,大殿里,摇着折扇的蔺晨的身影闪进。

“先生。”萧景琰作了一揖。

“你刚刚继了皇位,该是最忙的时候,怎么还有空来售梦阁拜访我?”蔺晨轻挥几下折扇,嘿嘿笑了几声。

“先生该知道朕此行的目的。”

蔺晨从未见过如此肃穆的萧景琰。他展开布囊,掏出几块金元来,“只要先生能为朕解惑,要多少朕都可给。”

蔺晨挡过元宝,“不急,请陛下先验货。”

蔺晨扯着萧景琰的腕子,缘着木梯直至塔顶。


(4)

萧景琰睁了眼,恍惚中烟雨朦胧,远处,似乎有一背影。

熟悉,真熟悉。

“小殊!”

萧景琰奔过去,紧紧拥住童年密友的身躯,灰褐色的衣角摩挲着他的面颊,险些拂出泪来。

林殊笑笑,轻轻拍几下他的背脊,“你还是像那笨水牛一样,至于这般冲动?”

萧景琰牢牢握住林殊的腕子,“你,还只是朕梦中一道泡影吗?”

仿佛没听见,“走啊,去吃酒啊!”

 

浅浅斟上一杯青稞酒,萧景琰几下吞入口中。微微泛红的眼盯住林殊。

“小殊,你看,朕现在是拿下了这座至尊之位,可实际上呢?不过是曲终人散,再次孤独了罢了,朕心里依旧空虚。”

林殊笑而不语,静静地烤着炭火。

“小殊,你为朕谋算谋算,这个死结,朕是永远也解不开了吗?”

“我去了,你不是还有其他人吗?”

“朕所有的至亲至爱之人,有哪一个还活在这世上吗?”

林殊不应,他架起一根竹笛,吹着,立起身,转个方向渐渐远趋。

“谁?是谁?”


(5)

“谁?是谁?”萧景琰呼着,醒了神。

“你梦到了什么这样慌张?”蔺晨推开木门,飘来个好奇的眼神。

“先生你售梦与我,难道先生竟会不知道?”

“我只负责梦的流通,至于你们各人看到什么,是据个人经历而定,我怎么会知道?”蔺晨看着怔怔的萧景琰,挽住他的手臂,“好啦,无需再费神去想,若时机真的来到,你自然会明白,还有一场梦待消费,随我去走走散散心吧。”

 

摩梭人家的农户,随着日出而耕作,遍布山野的绿色田野,不知历经了多少如梭的岁月。从瓦屋顶窜出来袅袅青烟,未曾霁尽,犹向藤萝。

穿过层层密林,萧景琰踏着一块山石,望着天空尽头向西方沉没的红日,两只丹顶仙鹤穿云而过。

“这般美景,也许只有在诗行间才能摸索得出吧,那样的生活,从来就不曾属于过朕。”

“景琰你想要自然是会有的。”


(6)

萧景琰再次做了小舟过客。

不同的是,他浸在了雾霭里。

撩云拨雾,有雕花楼台一座。

近了来看,萧景琰倚着木栏,细细察看着房檐下悬挂着的火红灯笼,踏进楼来,顺着旋梯攀援而上。

熟悉,真熟悉。

却似梦外售梦阁。

 

蔺晨随手摇着红烛,影光闪烁。

他独自卧在睡榻上,感觉似是少了什么。

萧景琰扶着门框站定。

他!是他!

空洞的寂寞,是少了他龙榻上的醉卧。

 

天井里微澜泛波,牵动了湖水里那一朵朵水性的杨花。

 

萧景琰几步走到床前,入了蔺晨的怀抱。

终究,他还是落入了他的怀抱。

 

多希望这个梦不要陨落。


(7)

萧景琰在点点星光的夜里醒了。

蔺晨伏在桌上,睡着。

萧景琰轻拨开蔺晨的乌发,低头给他额头一个浅吻。

 

蔺晨猛地睁了眼,迷迷糊糊地抓着萧景琰的手,“景琰,梦醒了?说起来奇怪,我倒还梦见你了。”

萧景琰低头不语,忽而牵着蔺晨的手把他拉到了篝火旁,无忧无虑的摩梭人仍在欢歌曼舞。

“景琰,你带我跑到这里干嘛?连妆都不修。”

篝火映在萧景琰的眼睛里,“趁着这夜,待我把那来不及道破的因因果果向你道来。”

“就算我寻不到那一疑问的结果又如何,你我都不过是那泸沽烟水里的过客,有一人足矣,不是吗?”

“景琰,你什么意思?”

“蔺晨,朕爱你。”

“你说什么?”

“蔺晨,朕——”

蔺晨吻上了萧景琰的嘴,舌彼此轻触着,蔺晨浅笑着舔舐着萧景琰的嘴腔的每一寸黏膜,俯在他耳边轻吐,“我也爱你。”

 




FIN

 




FIN???

 




萧景琰梦醒在自己的龙榻上。

“景琰,你皇宫的守卫可真严啊~”

“给朕滚下去!”

 



 

真•FIN


感谢看完文章的小仙女们!#撒花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