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糖禾

成长混沌焦灼,生活难捱刻薄,而你是一团慌乱里的一颗止痛药。

【楼诚】[明诚视角]绳结3

明诚视角楼诚现代梗AU

富家集团老总×孤儿院老成少年


楼诚相遇篇

前文链接:1 2


一周后。

明诚总算将自己塞进了西装里,镜子里那张俊俏的面孔上浮着一层凝重,成与败都在今天一搏了。

明诚和众应聘者挤在明氏集团的观光电梯里向顶楼的总经理办公室缓缓攀升,明诚缩在角落里望着眼前的城市风光做着深呼吸。

“叮”电梯在13楼停下了,明诚抬起头来,电梯门缓缓地开了,一片哗哗声四散开来,紧接着不知谁喊了句:“总经理好!”

明诚屏住了呼吸,直勾勾地盯着明楼,一身Burberry的黑色西装搭配银灰色领带,一头乌黑的短发衬着他深邃的五官,那股淡淡的Chanel香水味飘进明诚的鼻腔,奇怪,明诚似乎感觉这种味道很是熟悉。金丝边眼镜后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睛扫过一圈电梯后,和明诚的眼睛对视了,两人的目光交在一起,仿佛生出了某种强大的力量,再分不开,明诚陷落在明楼的眼神中,从他的眼睛里,明诚似乎窥探出某种深刻的孤独,是那种名为无人理解的孤独,而他,竟然莫名对明楼产生了一种朦朦胧胧的信任感,是那种同病相怜的信任,是两匹脱离狼群的孤独的狼想要相偎取暖的信任。

再从那眼神中抽身出来,电梯已到达顶楼,人潮拥着明诚,哗哗地朝办公室涌去,明楼整整西服,先迈进办公室里阖上了门。

明诚静静地坐在早已准备好的等候区里,不参与周围竞争者紧张的谈话,“13号!”明诚瞄了眼手掌内抽取到的号码,整理好面试材料,舔舔嘴唇,迈进了那没有硝烟的战场。

“总经理好。”明诚向明楼鞠了一躬,顺带关上了门。

明楼向他微微点头示意,接过资料,扶正眼镜细细看着,“你是明诚?”

“是的。”

“那还真是与我有缘,方才在电梯里我们也有过一面之缘,你的眼睛里似乎闪烁着与旁人不一样的东西。”

“我自认为无人能理解。”

“舍弟曾跟我谈及你的情况,那么,你为什么想要这份工作?”

“我有才华,只是因为家庭原因,无法展露。我想要功名利禄,以此来证明我的能力。”

明楼稍稍抬起了眼睛,“那,能跟我谈谈你的优缺点吗?”

“我善于交际,很能与不同类型的人进行沟通交流,但是,我却交不上多少知心朋友。”

“幸许,我能成为你的知心朋友?”

……

“最后,今天我问了你这么多问题,那你有什么问题想问我吗?”

“我只想问,您的秘书这份职业的月工资是多少,我想我应该势在必得。”

“你到时候就会知道了。”明楼微微笑着。

“抱歉占用您的时间为我面试,希望我下次还能见到您。”

“一定会的,再见。”

明诚昂着头走出门,他嘴角挂着某种胜利的微笑,任明楼的目光垂在他的脊背上。

 

“叮铃铃”明诚家的座机响起,明诚抓过话筒,“喂?”

“阿诚哥阿诚哥!我是明台啊,我大哥跟我说你被他们公司录取啦!什么时候请我和曼丽吃庆功宴啊?”

“哈哈,那太好了,本来正想什么时候请你们俩吃一顿的,这机会就来了。就明天晚上吧,正好是周末。”

“好哇好哇,我们一定按时赴约!”

挂了电话,明诚嘴角却扯不起来,真的这么容易就接近了明楼吗?

他在黑暗中点起了一根烟,摸索着坐到床上,按照梁仲春给自己制订好的计划,在进入明氏集团后,他就要一步步夺取明楼的信任并趁机潜入明楼家中,一点点架空他的家族产业,两年前的自己觉着这计划是多么的完美,多么的爽利,可是,如今的自己,却犹豫了。

明诚透过天窗看着无边的夜空,一轮明亮的上弦月悬挂在空中,繁星隐没了行迹,他狠命吸着烟,想着明楼的那一样眼神,那种可以使他怦然心动的眼神。明诚将自己藏在一片踌躇的烟雾后,又想到自己马上可以脱离肮脏的小阁楼,套上体面的衣服,住进敞亮的房子,报父母之仇,光明正大地走在阳光下,他搓灭了烟头,无情斩断那一根隐隐的情丝,阖上眼,把所有关于明楼的印象雪藏入内心深处,坠入梦乡。

可是明诚哪里知道,那根赤色的绳结,早已将他和那人紧紧拴在了一起。


tbc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