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糖禾

成长混沌焦灼,生活难捱刻薄,而你是一团慌乱里的一颗止痛药。

【楼诚】一枝红杏

楼诚民国梗AU

财主少爷×文艺青年

中考完我来发糖辣,不甜不要钱!


我还是很喜欢你,就像一枝红杏暗香浮动。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明宅院内,一枝红得像丽人的魅惑红唇似的杏儿,悄然绽放。

朦胧的雨幕后,孑然一个撑着油纸伞的身影。

 

明诚很喜欢江南的雨。那种细密的,雾气蒸裹的雨。那种令人神思清宁的雨。杭州有位财主家小少爷爱好文学,能来这里做伴读自然是件很妙的事情,还可以赚几点外快,明诚尽情地感受穿过雨中那股凉丝丝的感觉,踏着青石板路,缓缓地趋向明宅。

“咚咚……”开门的是杨妈。

“是阿诚吧?快进来,杭州总下雨,天气阴冷,别冻着。”

卸下厚重的围巾与纱衣,明诚穿过明宅后花园修筑的长亭,扶栏站定。

“少爷和少奶奶出外办事去了,一时半会回不来,你先在这等着。”

“好嘞。”明诚倚在围栏上,聆听着雨水拍击瓦片的脆响,静静从包袱里拾出一根短笛,放在嘴边吹响悠扬的曲调。

一个本隐藏在黑夜中的人影,掀起雨的帷幕,提一盏煤油灯,持一枝红杏,油纸伞夹在肩头,踱向声音之所在。

“吹得真好。”

明诚抬头一望,眼神触及陌生人的眼神,那人着一套白色西服,戴一副镶金眼镜,微扬着嘴角,黑漆漆的眸子里映着星辰大海,仿佛很能让他信任。

淡淡的粉黛在明诚的脸颊上晕染开来,“从未有人这般评价过我。”

“是么?”那人从明诚手中接过竹笛来轻轻摩挲着,“相逢即为相识,我是明楼,方才看你脸红得像这枝红杏一般,就送你吧。”

明诚接过花枝,羞赧地笑了,自己从来不怵生人,怎如今这般拘谨?

“明楼?”

“父亲。”

“这位就是你的伴读了,他叫明诚。”

“叫我阿诚就可以了。”明诚谦恭地低下头。

明楼走近挽起明诚的手,“父亲,让我带他参观一下我们家吧,他虽只是我的伴读,但也毕竟是我们家的一份子了。”

“可以,难得你这么热情。”

明楼微笑着瞥了明诚一眼,那微笑像阳光,抚平了明诚受宠若惊的心。

 

明诚的梦境被明楼占据了,眼前全部是他的微笑,他的声音,还有那枝红杏清幽的香气……明诚从未对一个人有这样的感觉。

眼前忽然一亮,明诚忽地睁开眼睛,梦醒了,眼前还是明楼。明楼轻声拉开房门,让雨后初晴的温暖阳光溢满了整个房间,看到睡眼惺忪的明诚,他又笑了,“梦见什么了,睡得这么香?趁着天气好,咱们别宅在家里读书了,陪我出去走走吧。”

“少爷,可我的工作是……”

“别叫我少爷了,咱自家人不说外家话,叫我大哥吧。”明楼掀开明诚的被子,“你还把我送你的那枝红杏插进花瓶了?”

“大…大哥,我很喜欢杏花,所以就插起来了。”

“噢,那快穿起衣服来跟我去西湖边逛逛吧。”

 

车夫很快便将明诚和明楼拉到了西湖边,下了车,明诚望着阳光映照下波光粼粼的西湖水,很快出了神,心中因紧张而长起的褶子又归回原状。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明楼不自觉地吟起了苏轼的诗。

“大哥,你也很喜欢苏轼的诗吗?”

“就像你喜欢红杏一般啊,我们家花园内种了好些红杏,回头带你去赏玩。”

“大哥,你待我真好。”

“你若似花便自有爱花人。”

明诚又一次静默了,红扑扑的脸庞望向远处的云雾。

“说你似花,你便真的像杏花一般,脸是红极了。”

 

明楼送明诚了一本书,望着院内火红的杏花海,明诚偷着在扉页上写下,“还是很喜欢你,就像一枝红杏暗香浮动。”

明楼自是泡着杯香茗,诵读着诗词,却不知他的每一句话,每一次颦或笑,都已经深入身边人的心。

 

华灯初上,明楼收拾着书籍准备回屋歇息,“啪嗒”碰倒一册书,书跌落在地板上,正展开了第一页:“还是很喜欢你,就像一枝红杏暗香浮动。”是明诚的字迹。明楼盯着那行字,呆滞住了。

 

雨后下午,彩虹攀上天空,在西湖边漫步的,还是那两人。

明楼突然站定,“还是很喜欢你,就像一枝红杏暗香浮动。”明诚愣了一下,也停驻下来抬头望着明楼。

“我,突然发现,我好喜欢你。”

明楼低头吻上了明诚的嘴唇,伸出温润的舌头,探向了明诚的嘴腔。明诚轻轻勾住了明楼的衣领,试探性地伸出了自己的舌头,触到了明诚的舌头,得到了回应,两张嘴唇贴的更加紧密,空气里弥漫的,是红杏的情香。

 

明诚跟着明楼走进杏花酒家,来一瓶竹叶青,一盅一盅地吞着,甜丝丝的酒味在口中化开,没多久便醉了,倒在明楼怀里,明诚贴着明楼的胸腔,感受着他的体温,感受着他强劲的心跳,仿佛感觉自己就要与他融为一体。

 

明楼抱起脸上泛着酒红的明诚,浅吻着他的额头,悄悄返回明宅,阖上窗门,墙角那枝红得像丽人的魅惑红唇似的杏儿,仍在绽放。


FIN


画风清奇的小甜饼很好次叭?

绳结2马上码好给大家次w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