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糖禾

成长混沌焦灼,生活难捱刻薄,而你是一团慌乱里的一颗止痛药。

【楼诚】[明诚视角] 绳结2

明诚视角楼诚现代梗AU

富家集团老总×孤儿院老成少年


继续来填坑

想想还是把楼诚的相遇放在下一章,毕竟很重要( づ ωど)

这一章微台丽

随机掉落一个三里屯居士明诚



前文链接:1


两年后。

三里屯酒吧北街66号。

明诚麻利地套上洁白衬衫,披上黑色马甲,对着悬挂在换衣间泛黄墙壁上的一面破镜,打好领结,拿着把木梳理着他乌黑的发丝。稚嫩全然从他的眉宇间脱落,凝重渐渐攀上他的脸颊,碎镜里沉没在油污下的那张面目,俨然已是翩翩俊俏。“叮”,苹果手机的屏幕忽得亮起来,兰桂坊酒吧的晚间营业时间到了。明诚轻轻一哼,不甚满意地收拾起来。

往吧台跟前一站,炫彩的霓虹灯闪耀,清香的啤酒伴着抒情的老歌缓缓流淌,明诚望着窗外的夜景出了神。距离那夜,已有两载之余,他曾无数次地丈量自己的仇敌,那些档案资料看了不下百遍,说是明少花天酒地,可究竟何时才得见他庐山真面目?

“嘿,服务生,给我来两杯蓝色玛格丽特。”一定神,调好酒,明诚抬头一瞥,不禁呆滞住了,眼前……眼前不是那张自己日日夜夜温习,随时可以描绘出来的脸吗?

“明台……?”明诚恍惚间不禁吐露自己的心声。

“你们认识?”明诚瞥了一眼出声询问的丽人,她微微蹙着乌眉,轻轻抿着细薄的樱桃小唇,栗色的卷发散落在肩头,纤细的腰身更使得她与古代西子有几分相像,仿佛她的一颦一笑都可以牵动起他的神思,没错,她定是明台的相好,这小子运气还挺好。

“曼丽,我不认识他呀。”明台察觉到明诚眼中的异样,言语间泛起酸酸的醋意。

“咱明少交际圈还挺广哟。”于曼丽微微一笑。

“哪里哪里,我好像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呐。”明台尴尬地笑着,求助的手伸向明诚。

“额…是这样,”明诚会意地握了握明台的手,“我是明诚,早就听闻明家长子明楼先生传承父亲的衣钵,在商界叱咤风云,更是常常登上报刊杂志,久慕盛名。想来他的弟弟必也是知书达理、文质彬彬,今日一睹真容……”

“却没想到明台本尊如此风流,还到这种地方来,”于曼丽打趣地插了句嘴,“王教授若是知晓,必得给你点颜色看看。”

“这种事我能叫疯子知道?我只管给他拿个国一就好了嘛!”明台小嘴一撇,“阿诚哥,你是说我大哥啊?他现在一人管理着明氏集团上上下下各个部门,这样经商的高本领我是学不来的,我现在只不过是北京大学物理系的一名大一学生而已。不过话说你竟然知晓我大哥的来历,那你来头也一定不小吧?”

 “没有的事,我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哪来的机会进入高等学府,更别提接近社会高层,只是平时爱翻看些商业杂志,偶然得知明先生的资讯罢了。”

明台举杯邀月,“那我这杯酒就不得不敬给阿诚哥了!”

“谢谢。”

音乐继续舒缓地流淌着,明诚与明台和于曼丽逗趣的谈聊夹杂在其中,潺潺作响。

明台忽然一拍脑袋,“哎呀,阿诚哥,我差点忘了这事!我大哥的公司近来缺一位秘书,你言语这般伶俐,办事想来也很麻利,正好可以去应聘嘛!”

“噢?那真是谢谢兄弟了。时候不早了,你们赶快回家歇息吧,这么晚不安全。”

“好嘞,阿诚哥再见!你一定要来喔!”

明诚站在酒吧橱窗前,冷眼望着明台和于曼丽远去的身影,再忆得明台口口声声叫他“阿诚哥”,狠狠啐了一口,明家人果然都是如此般阴险诡谲地夹着狐狸尾巴,他们容貌、气息,没有一处不令他厌恶作呕。

明诚默默走向寒夜里一处电话亭子,在黑暗中持起电话筒,按下那一串熟悉的数字,“喂,老梁吗?我是明诚。鱼上钩了。”


tbc

评论(6)

热度(33)